爷们网

人生就是一场旅行,我们会遇到不同的过客,像是缘分,又像是注定,所以我们时喜时悲,时快时慢。一旦到终点,一切便就结束。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或许当你在身边的时候,能感觉的也只是淡淡的温...

亲爱的,我们的路还很长

REST:

顾城说,亲爱的,路还很长。

远吗,似是漫长的寒窗十年,悄悄然要擦身而过了。

那以后的路是两年 六年 抑或到生命的终点。


不知道,不想知道。

有时候想安安分分的做个乖孩子,安分的离家近些。

有时候想放下豪言壮语去闯天涯,贪恋外面的世界。


我知道,我很坚定。

我说我要去澳大利亚,不像是儿时的那种随口一说。

我的未来,只有我的梦才知道。无梦,哪来的未来。


可能是,梦的亡悼。

我明白的,其实那些犀利的话,哪句不真。

或许是说出了内心,才会想着逃避,排斥。


蝶过沧海,孰真孰假。

他们说,蝴蝶尚且飞不过沧海,你又能奈何。

他们说,不去搏,永远不会知道你飞能到哪。


就像最早的那句话,路还长。

就像老人深沉的教育,内心的期待。

路的确很长。

十七岁还没到,我总会,不, 是一定会

走到梦的身边,

似小说里美好醉人的邂逅。


“诶,好巧啊!”

“不巧,我在等你。”


这样,不是很好么。

亲爱的,我们的路还很长

REST:

顾城说,亲爱的,路还很长。

远吗,似是漫长的寒窗十年,悄悄然要擦身而过了。

那以后的路是两年 六年 抑或到生命的终点。


不知道,不想知道。

有时候想安安分分的做个乖孩子,安分的离家近些。

有时候想放下豪言壮语去闯天涯,贪恋外面的世界。


我知道,我很坚定。

我说我要去澳大利亚,不像是儿时的那种随口一说。

我的未来,只有我的梦才知道。无梦,哪来的未来。


可能是,梦的亡悼。

我明白的,其实那些犀利的话,哪句不真。

或许是说出了内心,才会想着逃避,排斥。


蝶过沧海,孰真孰假。

他们说,蝴蝶尚且飞不过沧海,你又能奈何。

他们说,不去搏,永远不会知道你飞能到哪。


就像最早的那句话,路还长。

就像老人深沉的教育,内心的期待。

路的确很长。

十七岁还没到,我总会,不, 是一定会

走到梦的身边,

似小说里美好醉人的邂逅。


“诶,好巧啊!”

“不巧,我在等你。”


这样,不是很好么。